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华会计师 >> 正文

【笔尖】沉默年代(纪实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初识命运

1961年夏天,18岁的母亲即将高中毕业。她能歌善舞,活泼开朗,是学校的文艺骨干,又是班里的学习标兵,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只是有一大憾事,由于大母亲整二十岁的舅舅在村里担任村长时得罪了人,在第二次筛查划分阶级成分时,外婆家就稀里糊涂的成了个凑数地主。母亲自然也成了地主的闺女。在那个阶级成分至高无上的年代,学习成绩只能算作参考。当母亲手捧学生志愿填报表时,内心感慨万千。她深知,由于自己的特殊身份,理想和未来只能在这张惨白的表格上盘旋了。看到周围的同学一张张快乐的笑脸,听他们兴奋的畅谈着理想与未来,母亲变得独自沉默了。命运第一次给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她带着一种无力扭转乾坤的无奈与绝望,一个人悄悄来到学校的操场边,背靠一个大树暗自垂泪。手中的志愿表格早已因涂了写,写了涂,弄的面目全非,有字的地方甚至变成了一个个黑乎乎的洞。当时的班主任老师不忍看她这样痛苦下去,痛惜的从她手中抽走了表格。

毕业后的母亲回到了家乡,看着同龄的伙伴小鸟一样的飞出家门,她却被阶级成分的绳索羁绊住,象困在笼中的小鸟,望着自由快乐的天空发呆。现实让她生活的天空里满布着灰暗,看不到一丁点儿光明和希望,她一度陷入苦闷彷徨之中,人变得异常孤独。外婆知道她的心思,生怕她想不开寻了短见,整天揪着心,时刻提防着。有一阵子,就连母亲上厕所,外婆也要远远的跟了去。

2.峰回路转

一次偶然的机会,村里招民办老师,高中毕业的母亲自然是村里首屈一指的人选。这一年,母亲就报名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乡村教师。这是她人生当中的一个转折(做教师原本就是母亲的理想之一呵),尽管这份工作得来的苦涩而迟缓,但毕竟给了绝望中的母亲一缕曙光。有了这份喜爱的职业,少女青春的热情立刻被点燃,往日的阴霾也一扫而光。她满怀信心的投入到新的工作当中去,白天授课教孩子,晚上则教成人,扫盲。就连节假日也不休息,母亲辛勤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她代课的班级一跃进入了全学区前三名,得到了上级领导的高度好评,年年被评为先进教师,母亲的脸上终于又有了灿烂的笑容,她恢复了往日的开朗与自信,走起路来脚步也变得轻盈了。

年轻时的母亲梳着两条大辫子,一直垂到腰际,走起路来,辫梢有节奏的怕打着屁股,穿着打扮在那个年代也算得上时尚,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恬静迷人,有文化懂道理,是方圆几里出了名的“金凤凰”。一时间,上门提亲的踏破了门坎。父亲也正是赶在这个时候上门凑热闹的。父亲在家排行老幺,生得浓眉大眼,一脸的朴实厚道相,在离家五十多公里的城里做工,人品没得挑剔(这一点始终是祖母的骄傲)。可祖父却是个出了名的“大酒壶”,常常一沾上酒就喝成烂醉,走起路来东倒西歪的不成样子,祖母就让孩子们远远的跟着。醉酒的祖父走起路来脚步踉跄,边走边口中吆三喝四的骂街,引得村里的小孩子们跟在屁股后边看,边看边小声叫嚷着“喝酒鬼子”,祖父猛一个转身,吓得小孩子们四散逃开。祖父年复一年的嗜酒,家里的东西也多半被他典当光了,祖母自嫁给祖父以后接连生育了十三个子女,最后都一个个染病夭折,只剩下四个男娃。有时候祖母心里委屈,还不敢当着祖父的面痛哭,只有趁祖父不在时才敢大声嚎啕几句,哭她的“瞎命”。

外祖父则是个循规蹈矩的性情中人,对同村祖父嗜酒如命的德性早就嗤之以鼻。况且,父亲这个当工人的职业也不被农村人看好,当时曾流传着“一级工二级工,不如社员一沟葱”的说法。当媒人刚把来意说完,外祖父就吧嗒了几口旱烟,长烟袋锅子朝着八仙桌的棱角上一磕,站起身来慢斯条理地撂下一句话就走。

“回去告诉他们赵家,我家闺女砸了糊墙头也不嫁给他家做媳妇!”,没等媒人弄明白话意,外祖父已经倒背起双手悠达悠达的度到外面去了。

父亲因了这句话大伤自尊,躺在床上睡着不起来。这下可疼坏了祖母,她拍着胸脯安慰幺儿子:“只要他家闺女不出嫁,这事早晚包在娘身上!”。此后的日子里,只要母亲在家,祖母有事没事总爱往外婆家跑,今儿找个鞋样明天借根针,每次来都要找母亲搭讪几句,还不时夹带来父亲给买的小礼物和小纸条。情窦初开的母亲原本就对父亲有着好感,心就这样被父亲和祖母的执着所俘获。直到有一天,深知女儿脾性的外婆见无论如何也规劝不了母亲,就索性帮起女儿做起外公的思想工作来。

其实,说起来父亲和母亲算是青梅竹马的“同桌”,还曾经因不给想抄袭她试卷的父亲看答案而惊动了监考老师,将父亲罚出考场。所以,每听父母提起此事,父亲都会略带挑衅的指责母亲“坏”,而母亲总是洋洋得意的将他一军:“有能耐自己做,干吗要抄袭人家的?”。尽管如此,母亲的形象在父亲的心目中丝毫没打折扣,反倒成了他接近母亲的借口。后来,祖母因一场大病撒手人寰,父亲哭哑了嗓子。兄弟们各自分开一家一口的过日子,没人顾及他,眼看一个毛头小子每逢周末一个人回到家,久不见醉酒的祖父身在何处,冷锅冷灶冷板凳,艰难度日,母亲的心再也顾不得外祖父严厉的家教,索性把父亲领进了家门。外祖父眼见母亲三年来推掉了所有提亲的媒人,始终咬着牙不松口,从未动摇过要嫁父亲的决心,只好勉强同意了这门亲事。

结婚这天,正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九,一大早,天上扬起了雪花。迎亲的马车早早的就停在外婆家门口等候。据说,父亲家里除了本人真实有效,其他东西样样都是东拼西凑借来的。当母亲把嫁衣穿戴整齐,对着端坐正堂的外公外婆磕头行告别礼时,外公外婆掩住面老泪横流,口里不停的念叨着:“自己看好的人家,眼看着是火坑非要往里跳,过不来穷日子休怪别人 !”

不难想象,当年的母亲是如何顶着巨大的压力选择了父亲,毕竟,出嫁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神圣,那必定是她无数次设想的梦,在这个特殊日子里,成为主角的母亲怀着怎样坚毅的勇气走近一贫如洗的父亲。果然,婚后第二天,他们的饭食就没了着落。

大年三十晚上,当饥肠辘辘的母亲穿着新婚的嫁衣,踏着咯吱作响的积雪赶到外婆家门口时,外婆一家刚吃过年夜饭,母亲的到来让一家子人感到惊讶,反应最强烈的要数舅妈了。在我们当地有个风俗,出嫁后的闺女九天后方可回门,在此期间不可贸然返家,据说怕是沾了娘家的土,这样会带走娘家的财富。而且大年三十如果看了娘家的灯,娘家人就要受穷一辈子。显然,母亲这下犯了双重大忌。看到舅妈怒瞪的双目,尖声尖气的奚落,外婆急忙使了个眼色,并顺势将吃剩下的一笊篱水饺递给母亲,母亲端着它未作片刻停留,做贼似的急匆匆往回返,背后传来舅妈跳脚的叫骂。

接下来的日子,从未煮过饭的母亲决定自己生火做饭了。

她找来三块旧砖支起了锅灶,也学着外婆的样子做起了蒸饺。母亲说,第一次吃自己做的饭,很兴奋,尽管蒸饺被烧焦了大半,但依然吃的很香甜,她和父亲两个人的手上、嘴巴上都被黑乎乎油腻腻的东西沾满,像极了日本人的小胡子,本来就滑稽可笑,岂料父亲朝着母亲挤了一下眉眼,一声幽默的断呵:“你的,八格牙路!”,母亲登时笑软了腰,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爱情的魅力是无穷的,它能使弱者坚强愚者睿智。

父亲和母亲就这样彼此相惜,彼此依恋,日子过的虽苦犹甜,从没被困难吓倒过,凭一个健康的体魄和一双勤劳的手,两颗相连的心,什么样的困难不能战胜?

父亲继续上他的班,母亲继续教她的课。

他们过起牛郎织女的生活,周末应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刻。父亲归心似箭,急匆匆往家里赶,目的是为能赶在母亲去县城开会之前见上一面。在那个生活条件特差的年代,母亲去县城开会都要徒步二三十公里的路程。母亲走时,父亲正在赶往回家的路上,当母亲第二天开完会往回返时,父亲已经离家起程坐上了通往城市的客车去单位了。他们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错位。以至于一两个月见不上一面,只好用粉笔在地面上、墙面上写字留言,互递彼此的心声。

“赵,我开会走了,明天回!”

“石,我回来过了,下午走的!”

……

母亲一推开门,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父亲写在地面上的留言,那寥寥几句,犹如人在时一样的温馨。我敢说,世上的情书千万种,却找不到如此简洁别具的——推开家门就能感受到满屋子的关爱,张开眼就能看得到满地的思念在流淌,这正是我辈无法理解到的上辈人,他们对待爱情的坚贞、执着。母亲就这样被父亲暖暖的爱包融着,三年的时光在幸福中飞逝而去。

3.遭遇歧视

爱情中的母亲春风洋溢,工作中却遭遇了诸多麻烦。

那时,母亲所供职的学校人手少,全校教师仅三五人,都归一个住校的公办老师管理。此人刁钻刻薄,为人奸诈,人送外号“仁大眼”。眼见母亲出门一人,归家独影,渐生歹意。初时用言语表情加以挑逗,母亲冷眼避开。后来竟到了动手动脚加以骚扰的地步。有一次下了晚自习,母亲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仁大眼”从黑乎乎的墙根处突地窜出,吓了母亲一大跳。当她看清楚是谁,理都没理只顾走自己的路,这无赖死皮赖脸的上去搂母亲的脖子并扬言来送送她,母亲用力甩开他并故意抬高了八度的音调大声说:

“一天走八个来回趟,我根本不害怕,用不着你送!”

也许是摄于母亲的威严,这无赖被镇住了,眼见着母亲脚步匆匆渐行渐远,鬼知道那张脸恼羞成怒,扭曲成了什么样子。

有了这次教训,母亲尽量避开不与他冲突,处处小心谨慎,因为她发现这无赖在吹毛求疵的找她麻烦,由于母亲阶级成分的问题,这个把柄一直被他抓在手心里,并设置重重障碍刁难她。母亲必须付出超过别人几倍的精力和时间来认真工作,这样小心翼翼的维系着上下级之间的微妙关系,忍气吞声的上班,还总达不到他的满意。

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眼看一场大暴雨就要来临,别的教师早就早走的早走,请假的请假。母亲却被重点告知不到下班时间不允许擅离职守。看看离下班时间不到五分钟了,母亲警惕的早早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这厮关上办公室的门指着墙上的时钟说:“还差五分钟时间,不许早退”。母亲只得在腋下夹着备课资料站在那儿候时间。短短的五分钟,漫长又寂静,只听时间在滴答声中静静地走着。母亲的心中忐忑不安,凭女人的直觉,她不用拿眼睛看就能感受到那厮心中滋生的邪念。就在时钟指向九点刚刚敲击第一下时,母亲抬脚欲走,这无赖的嘴脸终于又一次暴露出来,他噗的一口气将办公室的煤油灯吹灭,急步跟出去抓住母亲的胳膊朝屋里拖,被母亲狠狠的甩开了,书本散落了一地也顾不上捡,母亲疾步跑到学校的大门口试图打开校门,大门却不知何时被这无赖反锁了。情急中,母亲记起白天孩子们为了抄近道图方便翻越南墙进校门的事,便急中生智,转而奔到南墙。等她翻过南墙时,这无赖也赶到了。母亲就在这电闪雷鸣中拼命的奔跑,后面这头蠢猪因不熟悉路况被一块石头绊倒,咕咚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母亲又侥幸躲过了这一劫。

多少年过去了,第一次向母亲正面求证这件事情时,感觉自己在撕揭她多年结疤的伤口。母亲说起这件事时情绪依然激动,几次哽咽着几乎说不出话来。我听的也心里阵阵酸楚,翻拆着她心底沉淀的记忆,感觉屈辱在一点一点的复苏。试想,这种状况在当今社会制度的完善下,可以理直气壮的揭露控诉,但对于当时一个“地主羔子”来说,哪里是你说理的地方啊?当夜,跑回家的母亲插上房门,紧靠在门框上发抖,那个夜晚,战战兢兢的母亲坐拥被子听着暴风雨的吼叫流泪到天亮。第二天,母亲决定不再懦弱忍让,她要找上级领导反映仁大眼的恶劣品行。可当她鼓足勇气走到分管领导的办公室时,恰巧碰见那个无赖从里面出来。原来,这个卑鄙小人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已经提前黑白颠倒着将昨晚的情况告知了上级领导,巧舌如簧的他反咬一口,往母亲身上大泼脏水,大张旗鼓的污蔑母亲勾引他。

母亲的心被深深刺痛了,她痛哭流涕的讲述了事情的原委,希望领导给一个合理的解决。但所谓领导只是象征性的给了一些安慰,让母亲先回去好好工作,承诺给一个合理的处理决定,此后就没了下文。

母亲也曾几次去追问此事,并要求调离那个工作岗位,都未能得到及时解决。

此后的日子,由于母亲真正撕开脸皮与他理论,处境更加尴尬了。这无赖几乎担当了母亲一人的专职考勤员,常常端着饭碗蹲在办公室门口,眼瞅着墙上的挂钟掐算时间,到校时间早了尚无话可说,若是差了三两分钟或是恰好准点到达,自然就成了他捏住母亲的把柄,什么“坑国家害人民”“误人子弟”之类的大帽子铺天盖地的抛过来。记得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偶然一次在箱底发现了母亲的一本日记,那些泛黄的字句透出的都是心酸苦痛和无助,同时还充满了对未来热切的期盼。

遗传癫疯病能治好吗
重庆看癫痫要多少钱
广西哪个医院能治疗癫痫

友情链接:

以夷治夷网 | 中国电子企业排名 | 写给蓝颜知己的话 | 马可波罗卫浴标志 | 海上建筑 | 腹黑搞笑小说推荐 | 快乐女声报名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