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钩针编织宝宝袜子 >> 正文

【江南小说】吹牛大王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义军无疑是我们宿舍的大神,他,平时只会做两件事,一件是吹牛,另一件是吹牛皮。曾经我以为幼稚园时同桌信誓旦旦的和我说:“我一定要娶了咱们的老师做媳妇!”已经是全世界最扯淡的牛皮了,但自从遇见他,我才知道,原来我对吹牛皮的理解,远没有人家理解的深刻。

记得第一次见义军,那是刚上大学的时候,一个中等个子,褐色的皮肤瘦瘦的体型,好像在小康社会仍旧吃不饱饭的样子。虽说他这面相也不显老实,但也没看出有多少不靠谱。可是人的眼睛是会欺骗人的,这句话一点都不错。再有那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印证。我们的吹牛哥第一次和我们谈理想,且稍安勿躁,听他细细吹来:“我以后,要一举拿下大连,以大连为基点,统一了辽宁,在进军东北,然后把中国统一了……”这架势,征服宇宙就指日可待了。我们一个个憋着笑听了半天,以为没我们什么事了,谁知道那家伙竟大言不惭的指使开我们了:“以后等我统一了中国,咱兄弟们我一个都不会忘,老二,你管走私,老三,陆军归你指挥,老四,那啥,开个赌场,老五,你把那AV事业发展开,老六……”是啊,中国都让你这玩意统一了,还让我走私个毛线呢,成不成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我的反驳仿佛起到了很大效果,他停止吹牛五秒钟,意味深长的说:“也是哦。”五秒钟以后,另一场新的牛皮新鲜出炉:“老二,我要发展一队特种兵,具有最强的海陆两栖作战能力……”这么远大的理想在他口中说的唾沫四溅,任他说的天花乱坠,我们都只当听了一场免费的笑话。

谈到饮食问题上,义军无疑又占了上风:“说到面,要数我们那的兰州拉面,最好吃。”说的时候忍不住多咽了口唾液:“我们的兰州牛肉面,那叫一个好吃(此处省去一万以上的字)”其实我也一直想说刀削面,龙须面有多好吃来着,可是我说不上话。在侃大山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我除了说一句刀削面也挺好,便再没了下文,义军的功力,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就的,绝对是凝聚了二十年吹牛皮的经验,吸取日月之精华,取天地之灵气,吹时不见一停顿,吹完不见喘气,这,使我们这一群小人物永远无法体会到的快感。

义军也有自己的爱情故事,他几乎是喷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的说着:“老二,我喜欢娇小可爱型的,短发,有气质,就像你们班那谁。”说这话时近乎完全忘却了他曾经在和我们讨论爱情观时那一种令人作呕的忧郁:“你们都不懂我,我的心已经死了。”义军的心的死灰复燃是我们无法预料到的,同样令我们想象不到的是义军的爱情远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样轰轰烈烈。他所谓的追人方式便是一味的等待,貌似要等到地老天荒,可那个可怜的女生从始至终都完全不知道。记得那一次,我们轻而易举的把义军灌醉了,义军一手举着酒杯,东倒西歪的大肆吹嘘道:“我喜欢她,可我现在一心只有学习,我如果有机会,能在毕业……”其实我们对于他的托词,已经完全习以为常了,若是真的那么热爱学习,何以连挂三科?我们的习惯性倾听,并不代表某些人会习惯性等候。这不,我们的班长抢先一步,拿下了他的最爱。所以每一次,上课时,或是在食堂里,若是看见他俩在一块,我们总是坏笑着拉义军坐到他们附近,义军总气愤的瞪我们一眼,用他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大喝一声“拱(滚)!”正是由于情场上这般的失意,所以义军床上的夜生活永远是那样的丰富多彩,晚上他第一个躺下,可早上早起的牛皮从来都没有兑现过。我们能深深体会到他的“操劳”,所以对于他大白天也说“控(困)的要命,想睡觉了”我们也不做太多的评论。后来的时候,我们实在不忍心看他日渐消沉,又找了个符合他口味的女生,谁曾想这王八犊子又重操就业了:“我封印了,我不会再爱其他人了。”而后装模作样的哈哈两声,摆一个忍术的动作。这可笑的模仿火影的举动,当真让我想起了林平之挥刀自宫的那一下。不过呢。人林平之有家仇在身,而义军,他坚持的理由在哪呢?

我们宿舍唯一的集体活动便是在网上打游戏了,CF是义军发起的,大伙是凑伙玩的。然而义军的水平怎么都跟不上潮流。杀敌盖不过死亡的爆破模式,动辄让手雷炸飞的狙击手,甚至让老四后来居上的团队竞技。打挑战第一个挂掉。憋屈的孩子并没有因此而沉沦。他的吹牛水平再一次发挥了出来:“我在我们那时,加的是最好的战队!”“老二老五你俩一起上,把你们裤衩子打飞了!”“我今天又刷了个水晶箱!”“我得了ACE!”……我们永远安安静静的听着他的牛皮吹得倍响,偷偷看一眼他的屏幕“菜鸟营——频道一——房间23”于是,一切以为他技术得到了提升的尊崇,一瞬间便灰飞烟灭了。

毕业三年后,我仍旧碌碌无为。有一天,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义军打来的,他叫我,去参加,他的婚礼。婚礼?义军?这两个毫无关联词就这样无可争辩的连在了一起。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牵着一个穿着洁白婚纱的笑得很美的新娘。她回眸的一瞬间,哎我去,这不那谁吗,这小子竟然追上了。酒桌上,义军喝了一瓶又一瓶的酒,还是没有醉。跟他一桌的人吐的吐,趴的趴,逃的逃,没有一个人敢和义军对扒的。嗯小子,酒量见长啊。终于做到了他每次说的“众人皆醉,唯我独醒”了。义军把我拉到身边:“老二,辽宁我已经拿下了,走私不好干,咱们还是做些刺激的吧,我培养了个杀手集团,你来当老总!”谈到开心处,义军连洞房花烛都不过了,召集上兄弟们就去打穿越火线了。在高手营里,义军几乎无人能敌了,开场三分钟,杀敌已经突破40,还是在敌人的基地了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我们所有的人都看呆了,义军笑了,笑的特别的大声,格外的放肆,笑的脸都有些扭曲了。

是闹钟把我叫醒的,我一翻身坐了起来,关了闹钟,便听到上铺义军挤着眼睛嘟囔道:“老二,才几点啊。”顺便滚动一下,脸扭墙的一面,又沉入了梦乡,我看着他光秃秃的脊背,想想刚才做的奇怪的梦,低头笑了,心想:义军没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做了个同样的梦呢?

南宁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
河北省的癫痫医院排行
杭州癫痫医院哪个好

友情链接:

以夷治夷网 | 中国电子企业排名 | 写给蓝颜知己的话 | 马可波罗卫浴标志 | 海上建筑 | 腹黑搞笑小说推荐 | 快乐女声报名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