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张掖小吃 >> 正文

【看点】情到深处(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开往新西兰的航班就要起飞,坐在悬窗边的独孤思华静静地望着窗外飞机展开的巨大机翼出神。这是她的告别之旅,是她的“爱情”终结之旅,是她的深情稀释之旅,至少她是这样想的。世界上最沉的重负不是泰山压顶,不是深陷囚牢,而是爱而不得,思亦难收。心,就那样被牢牢地禁封在地心深处,被千万条铁索缠绕,无力、无助,进不得,退不舍,苦苦地徘徊,苦苦地挣扎,并且心甘情愿地在这样的徘徊和挣扎中自虐般地虚度所有的年华,让时光瘦成一粒粒沙,于是有了塔克拉玛干沙漠。

十年,整整十年!十年的等待,十年的期盼,十年的追寻,十年无怨无悔的热爱,十年浓到极致的深情,都将随着飞机的起飞,如同飞机留在天空的白色云气一样,最终将会无声无息地散去,直到无影无踪。曾经的绚丽,曾经心动,曾经的刻骨铭心,曾经的无数思念都将散去,让荒芜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被时光之水慢慢滋生绿洲,把风干的心润泽。多么美好的愿望!真的很美好!如果可以放下的话。有人说,人生如茶,端起和放下之间释放出绝美的颜色。只是,很多人都纠结于如何端起和怎么样放下,能不能放下,如何放下,并在这样的纠结中消磨,直到老了年华,瘦了光阴。这就是所谓的纠缠和牵系,人往往都被纠缠和牵系,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做到没有纠缠和牵系?!只是程度的轻重罢了。

可能吗?独孤思华千百遍地问自己,她只是觉得心在隐隐在作痛,仿佛被利刃无情地切割,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血液流淌的声音和血液的甜腥味,还有一个人躲在幽深黑暗的角落里舔舐伤口的凄凉。

独孤思华真的再也没有力气去追寻一个或者“不愿意”让她追寻的男人,想到“不愿意让她追寻”这样的字眼,独孤思华依旧有些丝丝绕绕的淡淡的愁绪在心头滑过,像微风吹过白色丝巾时不小心触动了灵魂的翅膀,虽然只有那么暂短的一瞬,依旧没有逃过她的心。世界上最纯真的就是自己的心,永远不会欺骗自己的。独孤思华如玉雕般宁静白皙的脸上掠过一丝看不见的哀婉,在她的脸上镀上一层忧郁的光辉,让她的脸更加的圣洁而高贵。幸福可以让脸色红润,但是哀婉却可以让灵魂圣洁。

一个人用足足十年去追寻的爱情,尤其是看上去无望、绝不可能,但是还要义无反顾地追寻,甘愿被世人的嘲笑也义无反顾地追寻的爱情,绝对不是能够说过去就过去,说散去就散去,说放下就放下的!只不过是不想再追寻罢了,不想追寻不等于彻底忘却,不想追寻不等于不爱,不想追寻不等于不够深情。只是累啦,绝望啦,放开自己罢了。

“情到浓时情转薄”,不是无情,而是把情浓缩到血液里,镌刻到骨子上,镂刻在灵魂中。这也许就是情深的极致。想到这样的诗句,独孤思华的身体像被电击一样猛地一振,她反复地在灵魂深处吟咏这句诗,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似不停地咀嚼回味。“情到浓时情转薄”,是自己真的不爱了,还是“情到浓时情转薄”?!这么多年来,南宫嘉慧对自己看似无情又一直牵系的感情,不!是“感觉”,是真的无情,还是“情到浓时情转薄”?!独孤思华不能确定,那似有似无的极致爱恋,如同扎根在心底的大树,早已经盘根错节,枝繁叶茂,岂是说放下就能够放下的?!刻骨铭心的爱恋怎么能够像放下一片树叶一样轻松得不留痕迹?!彻底地忘却——那是世界上最最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海枯石烂、山陵崩塌,也绝对不会忘却。情是世界上最玄妙的思绪,只要是不经意间闯入心里,就如同生根的红线一样缠缠绕绕,剪不断,扯不断,消不去。独孤思华轻轻叹口气,苦笑着摇摇头,有些无力地靠在悬窗上,感觉浑身软绵绵的,如同飘在天空的云絮一样,被风插上翅膀,飞向未知的缥缈的天宇。

独孤思华一身紫粉色真丝挑花旗袍,静静地斜倚着悬窗,白皙的手指精巧地托着头部,一头深栗色的纹理短发恰到好处地衬托出她皮肤的白净,如同秋天静静流淌的山间泉水一样,清澈的目光里闪烁着淡淡的看不见的忧伤——让人不忍触及的软弱的忧伤。粉色的唇膏被悬窗里透进来的橘黄色日光点染出柔和的淡粉色光泽。不得不说,独孤思华的身上若有若无地从骨子里透出一种让人敬畏的知性、优雅、宁静的美丽,是一个五十岁的中年女人经过岁月洗练后从灵魂深处透出的绝美的魅力,是无数女人梦寐以求却无法企及的魅力。

独孤思华眉宇间藏着数不尽的忧愁,似乎连飘着淡淡香味的细微的呼吸都满满的伤感,让空气里布满浓浓的忧伤。她的眼里闪烁着泪花,模糊了悬窗外的机翼,宽阔的停机坪,远处的地平线,和地平线上灰蓝色的天空以及天空里悬浮的大朵、大朵的白云。

“放下啦。”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不像是放松,倒是有些叹息。似乎下定决心一样摇摇头,似乎要摇去心中挥之不去的情丝,虽然有气无力地在心里叹息。眼角的余光里,她感觉到身边站着一个人,似乎擎在空中的手要触摸到她柔顺的发丝,那微微颤抖的手指和同样颤抖的身躯,让周遭的空气发出强烈的震颤,这震颤撞击着独孤思华脆弱而敏感的神经,发出振耳的轰鸣,如同飞机正在轰响的发动机,让她同样不停地颤抖。独孤思华猛然抬起头,她的目光和她的身子一样瞬间被雕塑在坐位上,仿佛有一股巨大的磁力牢牢地吸引着她的眼睛,她的身体,她的心,瞬间破碎了她几乎用尽平生力气,耗尽全部心力才下定的看似非常果决的“决心”。

“南宫嘉慧!”无数声音在独孤思华的心里轰响,如同飞过天空的无数轰炸机,轮番地对她的思想进行着无情的轰炸,让她不能喘息,不能思考,不能动弹。又犹如远古的雷音牵引着她的灵魂,让她不由自主地瓦解心中刚刚涌起的飘忽的念头。

就在她费尽心力地要“放下”的时候,她居然在这样的环境下遇到了她痴痴地、苦苦地等待、追寻的男人,一个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一个让她努力奋斗了十年的男人,一个拼尽全力去靠近却怎么都无法靠近的男人,现在居然就这样活生生地站在她的身边,满眼泪光,浑身微微颤抖,伸出手指试图抚摸她的秀发。

南宫嘉慧静静地站在独孤思华的身边,眼圈红红的,眼里满满的泪水,一只手如同雕像一样擎在独孤思华的头上,几乎可以触摸到她的发丝,像一个淘气的孩子试图去捕捉站在草叶上抖动翅膀的蝴蝶一样小心翼翼。他嘴角微微颤动,似乎有许多话要说,又似乎说不出来,更似乎不知如何说起。就这样怔怔地注视着独孤思华,把万千的思绪,无尽的爱恋,数不清的心痛,道不尽的相思通通糅合进眼睛里的泪水和注视的目光。

“南宫,南宫,嘉,嘉慧,嘉慧!”独孤思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她不是做梦,她用十年时间去追寻,倾尽心血,成就了自己,却老去了年华的魂牵梦萦的男人就在她的面前,而且眼含热泪,手指颤抖着试图去抚摸她的发丝,眼睛里的目光和泪水告诉了她一切,什么都不用说——十年的忍耐和等待,十年日积月累的爱恋,十年压抑的情感都在那擎在她发丝边的微微颤抖的手指上,那满含热泪的双眼里。

“是,是的!我,我爱你!”南宫嘉慧的声音低沉而缥缈,似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才从牙齿的缝隙间挤出来,又像来自远古的洪荒,悠远、苍凉而悲伤。

“思,思华!我爱你啊!我的文章掩盖不住,我的哪一个字不是为你而写?!我的哪一滴血不是为你而流?!我的哪一次呼吸不是为你而炙热?!我的哪一次心跳不是为你而疯狂?!我疯狂地压抑自己那如同岩浆般汹涌滚烫的情感,我害怕伤害到你,更害怕世人的目光,我是爱情世界里的懦夫!在这个漠视感情的年代,可以游戏情感,却不可以付出真情。你真挚如烈火般的爱情吓倒了我,我不敢,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守候。”南宫嘉慧如同冲破藩篱的小鹿,不再困惑、彷徨、恐惧,语气也变得流畅:“我一次次地躲避,直到再也收不到你的信件,我恐慌啦!我的世界突然塌方,没有了任何支撑,变得颓废不堪。我不知道原来没有你的日子是如此地苍白。我要去找你!就算天涯海角,世界尽头,就算踏遍万水千山,耗尽余生,也要找到你!好好地,好好地,守护,你!”

瞬间汹涌的情感如同决堤的江河一样滚滚而下,不停地拍击独孤思华的心,她胸口剧烈地起伏,眼泪再也不能被控制,沿着好看的脸颊滚滚落下,被悬窗外橘黄色的阳光折射出珍珠般闪眼的光芒。

“嘉慧!”这从灵魂里发出的声音冲破躯体的壁垒限制,虽然被刻意地压低,还是依旧如同倾泻而下的瀑布一样,冲击着两个紧紧吸引的灵魂,瞬间把他们缠绕在一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分开。她像一个回到家里的燕子一样,不顾一切地扑进南宫嘉慧的怀里,两条刚劲有力的臂膀瞬间紧紧地抱住她丰腴又不失弹性的身体,南宫嘉慧把整个头都压在独孤思华的肩膀上,仿佛怕她再次会跑掉一样,手臂死死地箍住她的腰肢。一股男性粗犷的气息涌进独孤思华的鼻孔,那是让她安静踏实的气味,她像一个归巢的燕子一样,安然地倚在心爱的人的怀里,幸福如同翻飞的蝴蝶一样翩翩起舞……

2010年元旦足足下了一天的雪,天地间一片苍茫的银白色,如同被仙人的妙手涂抹了一层薄薄的白色颜料,纯净得惊心动魄。几只麻雀在窗外挂满雾凇的柳树枝上来来回回地跳跃,叽叽喳喳地欢叫,似乎在彼此描述神奇的见闻,又像似久别重逢的聚会,真是鸟类活跃,没有一刻安静。独孤思华懒洋洋地躺在客厅里巨大的紫色布艺沙发上,呆呆地望着窗外银白世界里喧闹的麻雀出神。独孤思华四十岁,就算是历尽沧桑的岁月,依旧没有在她白皙俊俏的满月一样明洁的脸上留下一丝沧桑的痕迹,如同白色羊脂玉精心雕刻一样的鼻子,在暖烘烘的暖气房里被日光映出淡淡的莹洁的光。小巧的嘴巴呈粉红色,如同技艺高超的绣女精心刺绣的花朵。秋季山间深潭里幽蓝沉静的水一样的眼睛有些忧郁,是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忧郁,仿佛连呼吸都能流出来的忧郁。

怀才不遇说的就是独孤思华这样的人,一身傲骨,满腹诗书的人是决计不能放纵自己去随波追流,扎根在骨子里的善良和流淌在血液里的孤独,历尽人世沧桑后的觉醒,让独孤思华如同在荒野里踽踽独行的旅人,找不到归去的方向。无数个日子里,她都是这样静静地窝在沙发里,望着窗外的天空发呆。二十年职业经理人,拼尽全力地工作换来一身病痛,成就了很多人,唯独亏欠了自己。展望未来,似乎没有未来,没有任何有意义可以让她去拼尽全力的未来。就这样等待时间的终点来临,就这样白白地来人世一遭,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痕迹,就匆匆忙忙地回到生命的原点吗?!独孤思华不甘心!日子就在这样的不停纠结、不甘心里慢慢流逝,独孤思华也在这样慢慢的流逝里变得更加的孤独和寂寞,常常就这样呆呆地独自度过一个下午。

很多时候,生命就是在这样毫无意义的消耗里无声无息地流逝。独孤思华就这样不停地消耗自己的生命,几乎麻木地挨过一个个日出日落和无数个孤寂的夜晚,觉得余下的生命都是苍白的颜色,有气无力的苍白的颜色。生活像极了古井里的水,无波无澜得让人厌倦。

总要找一件事去打发这样的厌倦,就是在这样的心情里,独孤思华去学习电子商务这种似乎很时髦的新鲜事物。七天的学习枯燥而乏味,独孤思华的学习能力极其强大,然而她并不喜欢这样的事物,只不过是为了打发无聊到麻木的时间。培训的最后一天是政协礼堂的讲座,讲座也好,培训也罢,总之都是打发时间,无所谓。独孤思华跟随众人如同被牵引的木偶一样走进礼堂,找了一个紧挨过道的角落坐下,百无聊赖地靠在椅子的后背上,低头看入场券。四周是人群发出的喧嚣声,分不清音节的喧嚣声。

忽然,独孤思华感觉到身边有一股凉风掠过,下意识地抬起头,一个身材不算高大,器宇轩昂的男人从她身边疾步走过,普通的灰蓝色羽绒服,拎着笔记本电脑,风尘仆仆的样子。独孤思华漠然地低下头,不过是一个行色匆匆的男人而已,实在是说不上这个男人有什么可以吸引她的。

主持人的致辞终于让礼堂里的喧嚣渐渐安静下来,然后是各部门领导冗长的老生常谈,独孤思华暗暗后悔在这里用这样的方式想消耗生命,不由得哂笑,百无聊赖地用白皙纤巧的手指抚弄入场券,卷起来,再拉平,再卷起来,再拉平,反反复复,这张倒霉的入场券已经被折磨得字迹模糊。

台上的人究竟换了几波,独孤思华完全没有一点儿的记忆,要不是在陌生的省会里不知道路径,只得跟来时的大巴回去,她连等到散场的耐心都没有。恍惚间刚才那个从她身边走过的男子走上主席台,不是发言、不是致辞,不是说套话,是在做电商市场分析。他声音和缓舒适,没有豪言壮语,却有一股浓浓的家国情怀从那从容淡定的语音里倾泻而出,渐渐形成蓬蓬勃勃的汹涌,冲击着独孤思华古井一样麻木的思维,不停地掀起一阵阵狂澜,把她的思维不停地推上浪涛的绝顶。独孤思华不由自主地坐正身体,静静地注视着那张明亮得似乎发出耀眼的光芒的脸,似乎那张脸上有一股磁石一样的吸引力,让她的目光不能片刻地离开。她忽然发现了不一样的人,在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里依旧保持鲜明的个性和棱角,心怀天下、悲悯众生,响当当的真男子汉!

癫痫到底会遗传吗
羊羔疯最佳治疗时间
癫痫对女性的危害是什么

友情链接:

以夷治夷网 | 中国电子企业排名 | 写给蓝颜知己的话 | 马可波罗卫浴标志 | 海上建筑 | 腹黑搞笑小说推荐 | 快乐女声报名时间